柳三刀

貂丁太太的小迷妹

【谭赵】一次误会引发的分手(一发完)

关键词:一丝不挂

 @楼诚深夜60分 

Warning: 主谭赵,带凌李

         私设谭宗明和凌远是损友

         小赵被我写成了打酱油的

         OOC

         把刀硬掰成了一块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1.

 

谭宗明迈过了39岁,人近不惑,依旧是上海商界风度翩翩英俊多金的钻石王老五。

只不过据说谭总近几年来颇有修身养性,让人一打照面就不由的觉得慈眉善目,面目可亲。

反而与之打过交道的商人,提起他来却更加讳莫如深。

 

被众人或景仰或敬畏的谭总,在盛夏时节的午后,正往紫砂壶中沏着一壶热茶。雾气氤氲的瓷杯中,回旋翻滚着一颗不愿沉底的绿芽,仿佛要迎着滚烫的热流而上,最终飘浮在茶水上,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大热天喝热茶,你这个人真是披着资本家的外皮,其实是个老干部作风,盒盒盒盒盒”

……

端着茶杯的手一颤,谭宗明在这一瞬看到了穿着休闲服的赵启平坐在沙发上,眼睛笑起来就弯成迷人的弧度,正探出半个身子,伸着那只白皙修长的手抢茶杯。

 

谭宗明下意识一个用力把杯子拉到桌子的左侧,不顾落溅出的水渍,缓缓伸手握上那只手……那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的手,理应是光滑有力的,虽然手指细长,但每一个骨节的模样自己都能细细描绘的出。

 

只是赵启平离开了。

 

02.

 

一天前的早上,谭宗明正在美国参加一次商务会谈,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我走了:)

谭宗明看到发件人是嗲赵,摸不着头绪的坐在位置上等着会议结束,但不知为何突然感到一阵心悸。

 

谭宗明趁其他人不注意,走出会议室立马回电,只听电话里一个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谭宗明心下安慰自己对方肯定是手术中静音了,一边又急忙拨打安迪的电话:“安迪,我有急事先回国,麻烦你先替我顶一下接下来三天的会议。”

 

安迪听着谭宗明加快的语速和隐约匆忙的脚步声,大致猜出老友是遇到棘手的事情了,而能让一贯镇定自若的老谭失态的事,也不外乎是和赵医生之间的二三事了,:“老谭,你放心,这边的事情有我在。你回国的行程联系秘书了吗?”

 

“放心,小刘会留下来,我让他把剩下的文件和你交接一下,有问题随时EMAIL。”

 

于是谭总在出国两天后又立马坐上了回程的飞机。而回到家里,面对的就是空荡荡的房间。赵启平带走了他来时的行李箱,只剩下几件衣服挂在衣柜,自己送给他的手表和领带也孤零零的躺在那里。

 

也对,他本就是潇洒如风的,早料想过自己不可能束缚住他。但是,没想到这么快,而他走的这么直接,只带了属于他的东西,留下了不属于他的自己。

 

03.

 

李熏然收到赵启平微信的时候,正在院长办公室捧着手机刷微博,盒盒盒乐得一个劲直往严肃认真的搂着小狮子看报告的凌院长怀里钻。

 

“然然,你在凌院长旁边吗?”

 

“在呀,平平你又有什么事要找老凌啊,他正忙着呢。”日理万机的凌院长正忙碌的搂着自家的爱人,心不在焉的看着韦三牛狗屁不通的报告。

 

“我已经坐上出租了,刚给老谭发的消息他都没回,打电话也没接,你帮我问问凌院,他能找到老谭吗?”

 

“一顿麻辣小龙虾再加两个榴莲千层蛋糕!”

 

“成交!”

 

心满意足的李熏然转身趴在凌远身上,用双手捧着对方的脸,把凌远的视线拉回自己身上:

“老凌,平平联系不上老谭了,你就帮帮他好不好?”说完还对着嘴唇盖了好几个章。

 

被自家小狮子哄得眉开眼笑的凌远,于是带着小狮子去看闷在家的老坛酸菜。

 

04.

 

凌远和李熏然来到谭宗明家的时候,就看到谭宗明一个人呆坐在沙发上,一杯茶水翻倒在茶几上。

 

“老谭,你怎么不接电话?一个人在家干什么呢?”这时李熏然从茶几边拿起了还滴着水的手机,向凌远晃了晃。

 

谭宗明抬头看了眼两人,揉了揉眉头,“凌远,我现在不想跟你吵。”

 

凌远盯着谭宗明窝在沙发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突然灵光一闪,然后拉着摸不着头脑的李熏然坐在沙发的另一头,取笑道,“谭宗明啊,没想到你聪明一世,居然也会糊涂一时。”

 

谭宗明心想,人生就是这么无常,与其清醒的活着,不如难得糊涂。不过自己就要放手吗?等等,凌远说的是什么意思?

 

就在三个人面面相觑之时,突然房门被打开了。一身西装的赵启平,拖着行李箱就出现在了房间里。

 

谭宗明激动的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就冲向了赵启平,一把搂住刚放下箱子的人:“宝贝,平平,你回来了。”

 

顾不上被不断收紧的手臂搂得生疼的腰,赵启平一个起跳就用两腿夹着谭宗明的腰,整个人挂在谭宗明的身上:“Daddy,你怎么了,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

 

谭宗明搂着失而复得的爱人,埋在爱人颈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以为你要分手。收到你的短信之后,打你的电话也是关机。回来之后,就看到你带走了所有的东西。”

 

赵启平听完大鳄鱼宝宝的话,给鳄鱼宝宝顺了顺毛,“你没有看微信吗?我在微信里告诉你我去外地调研,就去两天。你还没说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呢?”

 

“我……”

 

“看来我们的谭大总裁在一个人脑补的时候,一不小心毁了一部手机。”凌远指了指桌子上的iphone6s,看来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已经黑屏的手机了。

 

赵启平哭笑不得的揉了揉还在委屈的大鳄鱼宝宝,“老干部你要学会玩手机啊,好了,别委屈了。”

 

而我们委屈的谭·大鳄鱼宝宝·宗·老干部·明,这时候终于抬起了大头,:“要启平宝贝亲亲才能好。”

 

至于吃了一顿狗粮的凌李夫妇,自然被只顾着接受赵启平一顿好哄的谭宗明彻底的忽略了。

 

Fin.

p.s一个不会玩微信的老干部脑补的分手危机√

至于老谭为什么会突然心悸,也许是血脂高【bushi

 

评论(36)
热度(120)
©柳三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