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三刀

貂丁太太的小迷妹

【庄方】捡到一只鬼

 关键词:马哲

 @楼诚深夜60分 

 

庄恕X方孟韦

Warning: 拉郎,OOC,无医疗常识,借梗陈奕迅的《1874》,慎入

 ————————————————————————————


01.

3:40分,合上手术报告,换下穿了将近19个小时的白大褂,仁合医院也陷入夜幕中的沉睡。

车内的电台节目正好放到一首粤语歌,

 

“从来未相识 已不在

这个人 极其实在

却像个 虚构角色

莫非今生 原定陪我来

却去了 错误时代”


庄恕静静回想着今天在医院和陆晨曦的争吵,以及扬帆那副虚伪的表情,眼底深处的黑色愈加沉重。

还不够……不能急,也许该试试让他露出更多的马脚。

新城的深夜也依旧灯火通亮,人世间的尘火味与喧嚣似乎都隔离在这辆车外,只飘荡着HK乐手一句句的声嘶力竭


“为何未 及时地 出生在1874

邂逅你 看守你 一起老死

互不相识 相处在 同年代中

仍可 同生 共死”

 

02.

4:54分,庄恕停下车。

这是回国后朋友推荐的小区,虽然平日里有些吵闹,但是……却也最像记忆里的新城。

小区的路灯一到晚上就一闪一晃的,一开始还有居户找物业修理,修了几次也不见好,渐渐就没人再招呼这件事了。

庄恕虽然是在信仰多元自由的美国,从一颗青涩的小树苗成长到了现在宽厚的男人模样,但万幸没被资本主义腐蚀,依旧坚定的是一名唯物主义者。

在见到方孟韦之前,庄恕都是这样以为的。

 

就在庄恕走在空无一人的小路上时,突然感觉自己撞到了一堵……墙?

“嗯唔……”听到一声被吞了一半的低沉的痛呼声,庄恕低头就正对上了一双已经红了眼圈的圆眼。

“你……”

“啊,你能看见我?”刚才还跌坐在地上的青年,一个翻身就利落的起立,紧紧的抓着庄恕的衣袖。

 

03.

5:21分,庄恕感觉自己坚定了小半辈子的唯物主义信仰就要崩塌了,而原因就是那个正坐在他家沙发上好奇的东张西望,一边露出那种惊奇的眼神一边又抿着唇假装自己很安静的方孟韦。

“你说,你是一只鬼?并且在1950年就已经死了?”庄恕紧盯着这个自己莫名其妙就领回家的少年。

也许总有人第一面觉得庄恕是个温文尔雅的人,但是只要你与他那双深沉又冷淡的眼睛对视过,就会感到一种强大的肉食动物的压迫感。

 

方孟韦听到庄恕的问话,刚才还提溜着的眼睛只好与庄恕对视,“嗯,我叫方孟韦。从三个月前开始,我就只能在这附近逗留。至于我的身份,应该是一只鬼吧……毕竟除了你,也没人看得到我。”

话音一落,庄恕就只能面对一双含着泪还倔强的看着自己的鹿眼。

在心里叹口气,庄恕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有点相信这个突然出现,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上个世纪50年代的“鬼”。而庄恕又非常肯定他是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

 

“那你有什么想法?我是医生,但也只医活人。”庄恕不想咄咄逼人,但习惯性的防备心横在那里,预感事情可能会变得更糟。

没想到方孟韦却严肃的看着他:“我们合作,你也想搞清楚为什么只有你能看到我,并且带走我吧?我希望你允许我暂住在你的家里。”

庄恕发现方孟韦认真的时候,看起来比刚才青涩的样子要更成熟也更……吸引人了。

“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接纳我,我发誓我不是骗你的。”

“可以。”

方孟韦还想着要不要继续编一些理由,就听到了庄恕肯定的回答。

“我不确定你到底是不是鬼,但我也想搞清楚这一切。”庄恕一边起身走进卧室,一边说道:“我很累了要去休息,至于你,如果你也需要睡眠的话,那就在沙发上睡一晚吧。”

 

04.

方孟韦暂时放下心中的忐忑,在庄恕家的沙发上躺了下来。半夜迷迷糊糊间好像看到了像庄恕的人影,嘟囔了一声后,拽了拽身上的毯子睡熟了。嗯……真舒服。

庄恕哭笑不得的看了看已经睡熟的方孟韦,回头看了眼墙上5:59的钟表,幸好明天早上轮休,还能睡一早上。

 

TBC.

 @归来去 给宝贝的生贺~

以及有一个隐藏时间梗~

后续也会有的。


评论(4)
热度(25)
©柳三刀 | Powered by LOFTER